舒壓

這幾天大A因為癲癇輕微發作,連續吵了我一週,有時是半夜把我叫醒,要我救救他,有時是白天哭哭啼啼一直說他身體麻麻的,有時又有幻聽,有時又不停訴說夢裡的事,有些夢境與事實混淆,胃口也不好,總而言之,一切不對勁。我一邊被他吵得沒睡好,一邊見他痛苦又沒法幫他,只能拿鎮定劑讓他吃,有時真是心痛但也無法可想,只得自己一人扛下。

我有時在學校見其他比大A嚴重的孩子,見他母親辛苦照顧,也心疼他們,但我也愛莫能助,這種帶殘障孩子的苦往往只能照顧者自己承擔!

其實非常感謝我在加拿大時一個定期會到家來拜訪我的護士,那一陣子,大A才兩歲多,我是新手媽媽,跟孩子的爸爸也有一些衝突,是她與我一起商討孩子的教養及照顧問題,她陪我度過了一大段日子,讓我遇到孩子問題時有人可以商討紓壓。有時孩子出現問題時找另一半討論,結果大都是衝突,因為兩人都在壓力鍋內,反倒是旁人能客觀些!

後來孩子有問題煩我,但又不知如何解決時,我多半會尋第三者幫忙,如醫生,找書,或上網找答案,有時不一定是要解決,因為很多孩子的事是無解的,只是紓壓!

如果一切都無解,那就是宗教信仰了,我會讀這首詩安慰自己!

有擔要你獨挑,你是否挑起了?

你若為神挑起此擔,祂豈能不知道?

                                                       J. J. Lynch

希望天下辛苦付出的照顧者都能找到自己紓壓的管道!

我寫部落格的目的也是想給正在痛苦幽谷中行走的朋友一些支撐的力量。

因為"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也在別人身上發生過。

但是人就是不可能,經由別人的經驗,來取代自己的痛苦經歷。

或許就像蠶脫皮一般,你必須一層一層的脫皮,才能化成飛蝶吧!

經驗是必須經過才能體驗的。

從不能哭,不能笑,不能生活,到重新再能享受人生,感受"活著"的經歷,是不能經由別人的教導而跳脫的。

成長在某種程度上,是必須付出自己的經歷代價的。

朋友或許你已走出那段黑暗的死亡幽谷,讓我們一同來歡唱,

 朋友或許你還在幽谷中摸索哭泣著,讓我成為黑暗中的一隻螢火蟲,陪你行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