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幸福

最近讀了一本關於重度腦性麻痺孩子的家庭的書,渝緹的奇幻之旅,看著書中的許多描述,又再度勾起許多回憶,但大多也只是模模糊糊的一些片斷,經過了二十年,我似乎已經忘了許多痛心的事。

因為上網查渝緹的奇幻之旅這本書,意外的闖入了仁之初的部落格,也是一個重度腦麻孩子的家庭紀錄,看這那些歷程,似乎自己也是這樣走來,復健,針灸,騎馬,中醫,西醫….用心經歷孩子生命中的每一分每秒,期盼著他們進步!進步!進步!

再重翻以前的日記,我寫著:

對大A的事,我是堅忍的,反正我只能向前走,那是我能替大A唯一做的事,不管成功或失敗,我都不得不向前走,那是母親的責任。

過了二十年,終於知道自己已經恢復了那個能真正再從心底笑的能力,孩子的事給二十年後的我最大的恩賜是讓我的心更有能力去感受身邊的「微幸福」,有時「能活著解決問題」就是一種幸福了,讓我們一起加油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