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的宣告

記得大A三年級在美國的學校時,老師跟我說,大A開始會頂嘴,但他馬上說,我告訴你這個,是告訴你孩子已經開始有自己的意識,代表更進一步的成長,我很驚訝,他們對頂嘴這件事的另類看法。

對於大A這一年多來的情緒波動,我應該也朝這樣的思維去想,意味著大A邁向另一個階段,他不在只是母親保護下無憂無慮的孩子,而是得靠自己單獨的去面對沒有媽媽羽翼保護下,更獨立些的人生階段。

面對他最近的許多情緒壓力分析,我覺得有下列幾點原因:

  • 進入高中後,意味著面對更多比自己能力好些的同學,對於同學之間的互動,有更多的挑戰,也更有機會面對能力較強同學的言語或行為挑釁壓力。
  • 高中的班上人數較多(12人),班上同學的程度不一,且大多數比大A能力好,老師針對大多數孩子的教育,有預防綁架需知,兩性知識的傳遞,工作倫理的教導,偷竊等犯罪行為的教導,對大A來說,可能還不能真正意會,結果造成似懂非懂的壓力,如害怕被綁架,害怕被抓到警察局等。
  • 到了高中,老師教導鼓勵獨立,但卻無法依據個別孩子的能力,循序漸進,只能統一教學,結果大A整天擔心要自己去工作,要離開母親獨立,造成他的壓力。大A一方面意識到自己的不能,一方面又面臨成年獨立的要求。
  • 身體上已經是大人了,所以周遭的人相對的也會期望他以大人的行為做事,但以大A的智能障礙和行動障礙來說,他的表現有時很難達到周邊人的期望,對他造成壓力,而他卻不懂得如何捍衛自己,表達自己的障礙。

台灣的教育向來重視效率與實用而輕孩子的心裡層面,對於情緒的教導部分著墨不多,更何況一班十二人,每人障礙別不同,老師實在很難一一兼顧,結果大A出現了嚴重焦慮情緒症狀,而做媽媽的也無法再像以前一樣隨侍在旁當他的庇護,所以也只好因大A的各種情緒狀況出現見招拆招,亡羊補牢,希望不要造成大A心裡太多負面的陰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