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ta Pierson: 每個孩子都需要一個冠軍寶座

FILMED MAY 2013 • POSTED MAY 2013 • TED Talks Education


我認為老師現在的最主要工作不再是把孩子的學科成績教好,而是與學生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影響他們並帶領他們走正確的人生道路,因為在團體式的學校教育中裡學"人格教育"比"學科教育"重要。如果老師做不到這一點,那我不如就讓孩子利用網路課程來上課,那樣對學科學習還更有幫助些。

廣告

肯尼羅賓森 (Ken Robinson): 如何逃出教育的死亡谷

FILMED APR 2013 • POSTED MAY 2013 • TED Talks Education

如果美國的教育都有過於標準化或過度考試的問題,那台灣呢?我們的教育現場到底有沒有因為孩子數量的變少,而能改成能更個人化的教育方式呢?

我們的教育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最近教育部又來一個把會考改成「三等級加標示」,變成七種成績等第的新作法,以避免抽籤。我不禁在想,這十二年國教的實施真是經過長期規劃才上路的嗎?還是就像農夫和他的兒子騎馬的故事一樣,因壓力而可隨時改變的。

一個政策的實施是需要從最底層去教育民眾的,而不是從上一味壓下來,然後又因眾人的意見而隨時變動的。從好的師資去著手比改變任何教育制度重要,如果我知道哪裡有好的師資,那我一定讓我的孩子去念,而不會一味的只要求明星學校,其實北一女建中的老師不是全國最好的師資,北一女建中有的只是拿到全國最優秀的孩子來教,那父母到底要的是孩子有全國最優秀的同學一起念書,還是有全國最好的老師來教孩子呢?還是父母有優秀孩子的面子呢?教育部有真正去分析過民眾心裡嗎?

台灣真的需要精英教育嗎?全台灣每一年的孩子只有20萬不到,如果我們只是個封閉的社會,那精英還有可能真的能生存的好些,但現在是全球競爭的時代,如果台灣不能創造出最優秀的集體智慧,而只想靠精英就要打敗別國,那是異想天開,光大陸的所謂菁英中的菁英就足以淹滅台灣的所謂資優人才了。

教育要創造的是全體人民最優秀的集體智慧而不是栽培少數IQ高的孩子。

況且我認為真正優秀的人才是可以自我學習而不需要集體教育的,只要將學科設計的活些,每個學校都能有自己高學習的班級。

我認為現在我們要的菁英不再是只局限聰明或認真讀書的孩子,而是需要一些能與別人溝通,能夠領導一批平凡人的領導人才,就如同我認為馬英九總統可能是一個精英但他稱不上是一個成功的領導者,郭台銘或許不是精英但他在它的領域裡絕對是一個傑出的領導者。而一個優秀的領導者栽培絕對不是"分離式"的栽培方式可以達到的。

而另一些所謂真正"高智商"的學者人才更不用擔心會因為沒篩選而淹沒他們,只要教育是有彈性的,隨時可以有管道容納他們,而他們所學的領域也不是一般資質的孩子補習能補的出來的,當然更不需要假"考試"之名來篩選他們

我們現有的教育機構學生容量已經多過我們要受教育的孩子了,篩選好的學校及鼓勵優秀的師資才是現在當務之急,別再篩選孩子了,我們已經是到了一個都不能放棄的地步了,國力就全靠這些"精英"了,將每一個都當成精英來栽培他們吧,要不台灣真的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