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於做自己的勇氣

最近聶隱娘當紅,也同時帶出了一個新人物,謝海盟,電影《刺客聶隱娘》編劇之一,也是《行雲紀─刺客聶隱娘拍攝側錄》的作者,謝海盟從小就與外公朱西甯、外婆劉慕沙、大阿姨朱天文、母親朱天心、父親謝材俊等人,住在台北巿辛亥路上的老家,一家6口全是文學創作者,現在他與父母住在辛亥路老家三樓,家裡只有6坪大。因為家裡太小,每天早上8點半,他們一家三口只好出門到咖啡館寫作。

他説:「我的家族給我的身教,不是教我如何寫作,而是過這種生活的勇氣,」

這句話給我的震撼,更甚於他毫不諱言的提及自己是同性戀、穆斯林,及亞斯伯格症患者。

在這個網路通全球的世界裏,充斥著美貌,炫富及成就的資訊,在不停的比較及競爭下,我一直在想,我要給孩子什麼樣的保護罩才能讓他們生活得快樂幸福。

今天這樣一句霸氧的話,當頭棒喝,對,一種過自己生活的勇氣,唯有這樣的勇氣,才能抵擋現代社會的槍林彈雨!

另外分享一下大A最近在忙什麼,紙模型,因為用膠水黏對他太困難,改用膠帶就解決問題了。

對像大A這樣有智能障礙的人而言,他們反而能自由自在的沈醉在做自己的事,這也是一種難得的幸福。

身處亂世的莊子有一寓言故事,或者也適用於現在這種心𩆜不能安處的「混亂世代」。

莊子行於山中,見大木,枝葉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問其故,曰: 「無所用。」莊子曰:「此木不材得終其天年。」
夫子出於山,舍於故人之家。故人喜,命豎子殺雁而烹之。豎子請曰: 「其一能鳴,其一不能鳴,請奚殺 ?」主人曰:「殺不能鳴者。」
明日,弟子問於莊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今主人之雁, 以不材死;先生將何處?」
莊子笑曰:「周將處夫材與不材之間。材與不材之間,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則不然。無譽無訾 ,一龍一蛇,與時俱化,而無肯專為;一上一下,以和為量,浮游乎萬物之祖;物物而不物於物,則胡可 得而累邪!此神農 黃帝之法則也。若夫萬物之情,人倫之傳,則不然。合則離, 成則毀;廉則挫,尊則議,有為則虧,賢則謀,不肖則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 夫!弟子志之,其為道德之鄉乎!」

(材與不材 山木)

翻譯